我的宅家日记 停在医院门口的警车

    发布日期: 2020-03-27 21:30 来源:
    分享到:
  • 东风从我窗前过,略带清香入室来。

    雨后的清晨,高楼如洗,空气清新,夹带着春天的气息。小区道路两旁的玉兰树,叶子尖上挂着露珠,犹如一颗颗珍珠,在阳光下闪烁。楼下池塘,水面如镜。池边柳树,千万枝条,已被二月春风裁出青翠的细叶,小鸟落在枝头,上上下下,好不欢快啊。不由轻轻念起:青青园中葵,朝露待日晞。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。

    身后远远的啼哭声,将我从眼前的春景中拉了回来,连忙抱起远远安抚。回到窗前,凝视前方,不远处是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。我指着医院前停放的警车,跟远远说,爸爸在那里打怪兽,也不回来看我们远远,是个坏爸爸是不是啊?远远只顾咯咯直笑。

    无论刮风下雨,那辆警车一直停在医院门口,头朝西,尾朝东。车内的人万万不能被病毒感染啊!车上有我的爱人和他的战友。

    老公国栋是新农派出所民警,负责同济医院的安保工作,两个月没回家了,我已习惯在夜幕下,朵朵和远远安睡之后,和国栋聊聊他的工作和我的生活。

    今天,远远满一百天,我跟远远洗了澡,换上新衣服,然后拍了远远各种卖萌的照片。至深夜也不见国栋提起,肯定是忘了,于是我将照片发过去,提醒他远远今天满一百天了。过了好久,国栋回了个“呵呵”的表情说远远长富态了,我瘪着嘴说我可真瘦了,国栋似乎没发觉气氛尴尬,还“呵呵”说这正合我意,我说他一点不会聊天,便懒得理他。又过了一会,国栋打电话来说他还在战位没下班,明天再视频,我立即感觉既内疚又心疼。

    一天晚上,国栋和我视频时说,下午同济医院门前跑来一位50来岁的女士,她告诉国栋女儿患白血病一直住在汉阳医院,几天前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转到同济医院,医生通知她来医院为女儿献血,医院门卫不让进,给医生打电话也无人接听。她急得哭了起来,国栋安慰她可能医生正在病房,手机不在身上。又立刻给医院办公室打电话,请院方帮忙查询,并且扶着阿姨的肩膀安慰。过了一会儿医院的电话就来了,让阿姨赶紧进去。

    我有点生气,抱怨国栋不注意自身防护,国栋说:“当时顾不得那多,疫情期间,老百姓向警察求助,都是生死攸关的事。”

    朵朵高兴地和爸爸视频,把这两天我教的拼音字母读给他听, 国栋对朵朵的学习成果给予了充分的赞美,然后朵朵又跟爸爸说:“妈妈说你在外面打病毒,你要保护好自己啊!爸爸我想你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我们又可以一起玩了。”国栋说等朵朵的拼音字母都学会了,爸爸就回来了。小棉袄的贴心让我眼眶湿润。

    今天,国栋还发来一组路边的春景照片,并赋诗一首:径上无人问落花,绿瘦红肥遍天涯。野蜂嗅到无声处,青草湖边独听蛙——庚子早春。

    推开窗,那辆警车,又映入我的视线。

    李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