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城功勋警犬炼成记

    来源: 日期:2019-11-19 点击数:

    □楚天都市报记者 余渊 通讯员 袁野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中灿

    此起彼伏的犬吠,打破清晨的宁静。

    警犬们尝试着以这样的方式,叫醒百米外那些仍在梦乡的训导员。

    拥抱、抚摸、喂食……人与犬的美好一天,就这样开始了……

    日前,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进武汉市公安局警犬基地,探秘警犬的训练与生活日常。

    目前,武汉共有300多只警犬,其中170只出自警犬基地。

    在这里,休戚相伴的人与犬,是最亲密的战友。

    在这里,一只只功勋警犬,留下一段段难忘的传奇。

    在这里,因为警犬生命短暂,感伤与离别时常上演……

    微信图片_20191119093834.jpg

    跑步机上练体能是警犬的必修课


    一犬一舍,170只警犬都被单独安置在自己的小天地内。这样做,是为了避免它们相互掐架,更重要的是,要培养它们的自信心。

    在10平方米见方的独立犬舍内,每只警犬都是当之无愧的王者。

    武汉市公安局警犬基地内,目前共有170只警犬,包括罗威纳犬、史宾格犬、拉布拉多犬、德国牧羊犬等8个品种。其中,种用犬30只,工作犬90只,其他受训犬50只。

    武汉市公安局警犬大队副大队长杨文峰介绍,每一位训导员会搭档2到3只警犬。平日里,训导员除了要带警犬进行特训,还要负责给警犬喂食、洗澡等,可谓“既当爹又当妈”。

    大多数警犬讨厌被束缚在一个地方,但对于警犬基地里安装了全自动洗澡机的大红房子,它们却都很喜欢。

    犬类没有汗腺,天生怕热,每次训练,对警犬来说很不轻松。而训练后的洗澡,是它们最放松的时间。

    站在洗澡机内,拉布拉多犬“波波”一脸享受的样子。洗澡机可喷洒35℃的恒温热水,并配有犬类专用的沐浴香波和柔顺剂,还自带吹风功能。“每次洗澡时,狗狗们都会难得地安静下来。”杨文峰笑着对记者说。

    住得好,吃得也不错。每只警犬每天要吃两顿,上午一餐吃狗粮,下午一餐吃鸡肉、牛肉等熬制的流食。食谱由专业营养师制定。

    为了完成高强度工作,体能训练是每只警犬的必修课。除了越野、越障等室外训练项目,警犬们还会在跑步机上训练。记者看到,一字排开的特制跑步机上,几只警犬吐着长长的舌头,卖力地奔跑着。“警犬们跑起来,至少10公里起步。”杨文峰说。

    微信图片_20191119093827.jpg

    传奇搜爆犬幼时就展现特殊天赋


    总有些际遇让人惊奇。就好比7年前,43岁的刘治胜遇见一只刚出生的史宾格犬。

    中国第一艘航母“辽宁舰”,正好于那一年交付,因此,刘治胜为这只幼犬取名“航母”。

    并不是每只幼犬,都有成为警犬的潜力。作为警犬基地经验最为丰富的训导员之一,与幼犬接触时,刘治胜总是习惯先观察它们的眼睛。因为眼神往往能反映它们的性格和气场,气场强者更容易成功。

    “‘航母’的眼神坚毅有神,当时我就知道,这个小家伙将来肯定不简单。”刘治胜说。他的判断是正确的,经过短短一年时间,“航母”不仅拥有了强健的体格,更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搜爆天赋。各类大型活动中,总能看见它矫健的身影;国家领导人来汉,它也参与了安检搜爆工作。

    2016年9月,G20杭州峰会,刘治胜和“航母”迎来最大的挑战——负责最核心内场的搜爆工作。各国元首齐聚,搜爆零误差是训导员和警犬必须坚守的底线。此外,不破坏现场布置,也是一项重要环节。

    活泼好动是犬类的天性,但最优秀的警犬往往能做到动静结合。警犬的静,是通过大量训练换来的。而正式成为警犬之前,它们还需进行断尾术,以防尾巴影响搜索进程或破坏现场。

    刘治胜介绍,当时他带着“航母”,在元首们即将就餐的庭院搜爆。所有餐具以及装饰物等都已布置完毕,如果“航母”搜查时过于兴奋,导致物品损坏,短时间内根本来不及补救。而最后,“航母”做到了零差错,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    微信图片_20191119093846.jpg

    卸下心防的人与犬关系快速升温


    有些初见并不那么美好。

    隔着一道铁栏栅,在犬舍里喘着粗气的德牧“小黑”,先是发出阵阵吼叫,而后死死盯着初来乍到的廖一鸣,仿佛用眼神告诉他,最好不要进入它的领地。

    和刘治胜不同,廖一鸣在警校学的并非警犬技术专业。作为新人,接手“小黑”前,他以为自己会从接触幼犬开始。当半人高的“小黑”站在面前时,廖一鸣呆在原地,一度想象出自己被“小黑”追着撕咬的场景。

    刚开始,廖一鸣与“小黑”保持着安全距离。他迟迟不敢跨过犬舍的门槛,隔着铁栏栅与“小黑”套近乎。

    “很多像我一样的新人,最后还是要逼自己一把。”廖一鸣说。他忘了是第几天,他硬着头皮、拿着食物迈进了“小黑”的犬舍。“小黑”没有对他扑咬,也没有吼叫示警,反而出奇的安静。他试着蹲下,尽量与“小黑”显得更亲近一些;把食物放在掌心,让“小黑”感受自己的气味……

    卸下心防的廖一鸣与“小黑”,从此关系快速升温。一次,一位同事跟廖一鸣开玩笑,推了他一把,“小黑”看在眼里,作势就要朝对方扑去,好在被廖一鸣及时制止。

    关系熟了,廖一鸣开始循序渐进地训练“小黑”,从最基本的坐、立、卧口令练起,逐步提升默契度。对于警犬而言,类似的服从科目训练只能算是初级课程。等到基础打好,训导师会根据它们各自的特点,把它们细分到搜爆、追踪、缉毒等不同专业,并进行针对性训练。

    以搜爆犬为例,在训练初期,训导员会利用警犬感兴趣的东西,比如将网球抛进草丛,或是隐藏在特定位置,让它们寻找,使警犬逐渐习惯“搜”的指令。而后,再用附着爆炸物气味的网球,替换原先的普通网球,逐步过渡到不同品类爆炸物的搜索训练。

    2016年,警方接到报案称,有人将爆炸物放置在武汉某高档酒店内。警犬基地派出7只搜爆犬搜查。廖一鸣带着“小黑”,从一楼爬楼梯往上逐层、逐个房间搜索,直到第27层楼,才算排除了险情。

    微信图片_20191119093831.jpg

    训导员陪伴警犬比陪伴家人更多


    一只警犬在前方撒腿飞奔,一名男子骑着自行车在后拼命追赶,场面略显滑稽。

    这只警犬名叫“狼翱”,是一只德国牧羊犬;追赶的训导员张超,是警犬基地首批辅警。

    幼时的“狼翱”肠胃不好,经常拉肚子。张超像带孩子一样,每天清早起床给它喂食。别的警犬一天只吃两顿,“狼翱”却要吃四顿。为了增强“狼翱”的体质,张超每天带着它跑步。一开始,“狼翱”跟着张超跑,慢慢地,张超越来越跟不上“狼翱”的步伐,只能骑着自行车陪跑。

    张超的宿舍,离“狼翱”的犬舍不到200米。在张超眼中,这个站着足有半人高的大个子,是他最亲密的伙伴。每周他有五天泡在警犬基地,陪伴“狼翱”的时间超过了家人。

    辛勤付出换来了丰硕的成果。“狼翱”多次在大要案侦破中发挥重要作用,张超则被授予全国辅警三等荣誉奖章。

    2016年,一小区发生盗窃案,张超带着“狼翱”展开调查。“狼翱”追踪小偷的气味和逃跑时的痕迹,成功锁定两名嫌疑人的逃跑路线,为民警破案提供了关键信息。

    今年夏天,黄陂一男子砍伤父母后逃走。由于附近没有监控探头,案件侦破陷入困境。张超带着“狼翱”前往增援,“狼翱”以男子逃离时留下的脚印作为嗅源,追踪至附近的一口池塘。民警根据池塘边的下水痕迹,绕到池塘另一边,再顺着男子的逃跑路线,成功将其抓获。

    成为警犬训导员之前,张超一直在广东打工。2014年,警犬基地警犬数量增加,开始对外招聘辅警。张超的哥哥张笑当时任警犬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,他动员张超报考。从此,兄弟俩成为战友。

    比起半路出家的张超,早在孩童时期,张笑就因一部名为《警犬卡尔》的电视剧,对警犬产生浓厚兴趣。从中国刑警学院警犬专业毕业后,他加入武汉市公安局警犬基地。参警12年来,张笑训出了多只优秀警犬,还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。


    它们在短暂的生命中付出了一切


    在警犬基地,有一片鲜花环绕的空地。这里是训导师们亲手开辟的“警犬墓园”,长眠着该基地功勋卓著的传奇警犬们。

    警犬的寿命并不长。在有限的生命里,它们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了国家和人民。

    生前,它们一次次冲锋在缉毒、搜爆第一线,重大活动、体育赛事中常有它们忙碌的身影,搜索救援时它们不畏艰险,追捕逃犯时它们奋不顾身……它们中,有的因连续工作时间太长而累倒在岗位上,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。

    纪念,是为了更好的记住。杨文峰说,有些训导员会保留离世警犬的名字,等到碰到合适的新生犬,再把这些名字传承下去。

    被迫分离的日子,总是格外难熬。几乎与警犬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刘治胜,对此感触良深。

    在“航母”之前,陪伴刘治胜多年的,是另一只史宾格犬“剑龙”。剑龙今年8岁,由于多年的高强度训练,它的两条后腿均已瘫痪,如今连正常行走都成了奢望。

    聊起“剑龙”,刘治胜的话语中带着哽咽。“剑龙”曾是叱咤风云的传奇警犬,警犬基地的荣誉墙上贴着它的立功事迹:2013年8月,江岸区某小区突发大案,案情扑朔迷离。“剑龙”在一小时内便找到了犯罪现场,使案件最终成功侦破。

    辉煌的过去仍历历在目,但刘治胜不得不面对现实——警犬的生命实在过于短暂。

    “它们的一生,可能只有八九年。”刘治胜说。因为要接受大量训练,一般警犬到8岁之后,身体机能就会出现退化。此外,它们经常要吸入粉尘和有害物,也会导致身体受损。

    有的警犬甚至撑不到8岁,就提前离去。刘治胜曾经的搭档“小龙”,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出色完成了搜爆工作,帮助刘治胜荣立国家个人荣誉二等功。但仅仅一年之后,“小龙”的身体状况便急转直下,不幸离世。

    每一次离别都太过艰难,刘治胜说,他唯有珍惜当下。如今,他经常带着行动不便的“剑龙”晒晒太阳,摸摸它不再柔顺的毛发。

    值得欣慰的是,每一只退役的功勋警犬,都留在警犬基地里安度晚年。

    夕阳西下,刘治胜把“剑龙”送回犬舍。等待着第二天日出的他,也在等待着下一个“剑龙”的出现。